师父与徒弟之间的句子(156句)

1、突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千音整个人被玄蓝扔出百米远,待她落地扬眸望去,玄蓝的胸口破了一个脸盆大的洞。

2、师父(表情:语重心长):这次我恐怕得晚点回来,也就半年吧!你好好习武,切不可再与那些游侠儿虚度光阴。

3、可千音心底,却响起了她的声音:千音,谢谢你,为我完成心愿。

4、耳边是莫相离绝望的叫声,她不需用眼去看也知青玄遭袭。可她不想再看其他人。

5、历之扬剑而来,玄蓝一身素袍已不见当初的颜色,红艳艳的,仿佛世间最妖冶的火色彼岸花。

6、徒儿(表情:臭屁):是的,师父。

7、重华没有说错,墨子袖第一个来阻他。----轻歌漫

8、方亦然自魔族边界赶到焚炼狱时,便见着那火焰里,一袭红袍的墨子袖手执墨发静静伫立,那身影。

9、徒儿(表情:夸张):哈哈哈!自由,我闻到了自由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自由的味道!

10、很热,像火烧一样灼痛。

11、“师父,我以为自己会死,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从来都没有那样怕过,我怕从此以后,你再也看不到我,我怕即使我死了,你也不会想我,不会记得曾有一个叫千音的弟子……”

12、重华手中太阿剑发出荧光,如同远古而来的战神,一身凌厉杀气崩碎了周遭一切。

13、伏原收回视线,默了片刻,道:“千音,护你的人终将有一日会离你而去,要活着就要靠自己。你要足够强大,才能独立于天地间,才能不让身边的人为你操心。”

14、那神情,那声音,令重华微怔。

15、最后他说:“能逃就逃。”

16、多么美丽的梦,可终将醒来。

17、可是红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理智全失。『雅*文*言*情*首*发』

18、身后那执剑之人似是未曾想到这一剑是刺中重华,徒然一声惊呼:“尊上?!”

19、日不见,再见伏原的时候,千音心中是震惊的。

20、透过这血色洞口,她看到了玄蓝身后,一身染血带着狞笑的历之。

21、狂风乌云中,她只身立在空中,冷笑的盯着对面一人:“想杀我?她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呢!”

22、看到被押解而来的千音,伏原望着她,平静的说了一句话:“你终究不属于仙界,不属于太阿。”

23、走都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24、有一瞬间,方亦然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她的眼里,竟有血光一闪而逝。----轻歌漫

25、可是不待他们生出逃跑的念头,那厢二人已经将目光盯在了众人身上,目光里含着令人心中绝望的杀戾之气。

26、人心,是这个世上最复杂难懂的东西。可是隔着一层薄薄的人皮,其实那颗心脆弱的禁不起任何流言蜚语。----轻歌漫

27、他转身欲走,千音唇边弯出一记讽笑:“你忘了,她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

28、原离诺与历之还有一干想夺末世神与神器之人,眼见重华与流光同时而来,均是变了脸色。

29、此时,就连重华也感觉到了有心无力。或许他一开始,便不该答应让千音离开太阿。离开自己的视线。

30、他若所有思的落下一子,顿时,白子败局已无力回天。

31、陆然身形一顿,再度踏开步子时,他的背影,似是瞬间苍老,垂危如朽木。

32、有些人却觉得快,如千音等人,因为他们将要离别。

33、就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偏偏喝起酒来吃起肉来,全无变点女孩子家的矜持。

34、长剑蓦地拔出,一股血喷在千音脸上。

35、去长留之前,她还会抱着自己撒娇,回来之后,她虽一如既往的爱笑,偶尔装起嫩来依然演技纯熟,可那明亮的眼里,偏偏淡漠了那份稚嫩。

36、自那以后的几天时间,青玄不来了。千音也懒得再演恩爱当众人眼里的笑话。----轻歌漫

37、老归江上寺,不忘旧师恩。驻锡逢山色,停杯见浪痕。

38、千音沉默片刻,突地一笑:“其实,就算你不杀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39、可她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舍下的。

40、重华低头望她一眼,似是笑了笑:“很脏。”

41、“真的啊!”千音喜欢玄齐说她长的美,但不喜欢别人说,比如长卿,他每次说她美的时候,总爱盯着她的胸脯看。

42、其余的空间,空的只剩下空气,她的心也空了,空的剩下自嘲。----轻歌漫

43、方亦然常说他师父面冷心热,虽执法如山,严厉苛刻,但却事非分明。她本以为方亦然的离去,会让伏原记恨自己,如今想来,一切不过自己主观瞎想。

44、千音身前,一柄月色长弓焕发清辉将她裹着,化做一道光,在千钧一发之际,到得流瑾面前,抵住了原离诺对他的致命一击!

45、墨子袖赶到时,便只看到一双纤细的足隐没在一片焰气里,无影无踪。

46、他的话尾还在嘴角,千音蓦然起身扑来,重华一惊,忙伸手接住。

47、前方的身影受了惊般猛地一颤,骤然回头,却是眼布血丝:“你……说什么?”----轻歌漫

48、千音突然很想回身撕烂她的笑,忍住了。她知道自己的这份心思不过是人在受挫之后生出来的愤慨,是她在觉得自己冤枉的情绪中衍生出的愤世嫉俗想毁灭一切的冲动。

49、师父(表情:得意):这是自然,我天才的徒儿只有不败的师父。

50、她仍是站在偌大的殿里,等着受罚的时刻。

51、“你如何抉择,我拭目以待!”----轻歌漫

52、“你眼神好像狼。”千音一转头便撞进玄齐眼底,毫不客气的道出自己的感受。

53、站在这样一个旁观的角度,他突然有几许怅然。脑海里突然想起那日,她玩笑似的话:“师父,我已经是了!”----轻歌漫

54、数着时间过日子,有些人觉得慢,如太阿的众人,因为他们有所期待。

55、“再逃也是枉然,本尊今日一个也不会放过!”

56、她被红妆打的连连喷血,最终抵不过血液里涌动着叫嚣着不断撞击她神经的欲念,浑浑噩噩的承受着红妆----轻歌漫

57、不过此时却并非深究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扫过四方,估量了形势,道:“墨子袖势必会阻挠我,你记着,不要与任何人硬碰。”

58、她长大了,却比孩子更脆弱。

59、竟是分外的萧索忧伤。----轻歌漫

60、当年流瑾不过是劝了他几句,他便与他断绝了血亲关系。

61、这日的九重殿,格外的热闹。

62、千音喷出一口血,却是舒服的叹息了声,眼泪不知觉的流了出来。

63、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蜡烛成灰泪始干,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片言之赐,皆我师也,吐尽心中万缕丝,奉献人生无限

64、玄齐也笑,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她时她眼底的慌乱之色,便忍不住要逗一逗,那时候,她第一声哥哥叫出来的时候,他以为,她只会是他妹妹。

65、徒儿(表情:疑惑):习武?好的,在师父回来之日,我会让师父惊异,半年时光,徒儿便可败您。您的剑,还有行李。送师千里终须一别,不如不送,师父慢走。

66、“担心有何用?他们不会因为我的担心而放过我,除非我从这个世上消失。”她仰头望着星空,喃喃道:“可我还不想死。”

67、千音垂眼,任周遭声音起伏,她问赤火:“你觉得幸福吗?”

68、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在重华的记忆中,她从未如此刻这般哭的像孩子。

69、千音心中诧异且震惊,随即又释然了。

70、徒儿(表情:崇敬):是的,师父,希望您能凯旋。

71、身体里的欲忘,与心里掩藏了多日的痛,都随着身体表面的疼痛,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齐涌出。

72、个有兽格的神兽,是不会食用别人吃剩的东西的!

73、千雪从他的眸光中,看到了无奈。

74、她颤抖的伸出手,按在眼前那伤口处,想阻止鲜血流出,却是徒劳无功。(后附全文)----轻歌漫

75、她手中便凝了一柄灵气剑出来,却引来无数嘲笑与同情。不为别的,只因那剑芒太弱,一看便知法力不足,强行凝结而成的。

76、殿门关上了刹那,殿内仍然如昨日一般,只有她与伏原。连位置都站在昨日那地方,时间仿佛回到伏原为她松绑的那一刻,后来的事情不曾发生,方亦然不曾赶来请罪,白瑶不曾死去……

77、秋涛吞楚驿,晓月上荆门。为访题诗处,莓苔几字存。

78、他怔然伫足,血色红袍如同一抹最艳的火,在风中招摇。

79、重华紧搂着千音如飘絮般的身子,立即用仙法将她包裹住,维系着那渐渐流失的生命。

80、她以为自己做足准备面对这一天的到来,她想听师父的话,做到仙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可是她怕太阿仙山,这个养育了她六年的地方,会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轻歌漫

81、千音跌跌撞撞跑出大裂谷,望着谷外明净如洗的天空,落了泪。

82、而流光单手一扬,剑----轻歌漫

83、千音突地扑进他怀里,哽咽道:“我知道,这次麻烦惹大了。可是,如果掌门师伯打算将我送出去,也请您把我杀了再送。我不想被当做牲畜一样放上祭台看着自己鲜血流尽。”

84、梦里,重华说,喜欢她。

85、‘铿’地一清响,历之的剑骤然断裂!

86、徒儿(表情:表里不一):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87、格格的死对流光来说打击太大,流光恨他,甚至恨上了一切与他有关的人。

88、“咳。”玄齐不自然的转过脸,静默片刻,才道:“千千出落的越发美丽了。”

89、幽静的裂谷,鸟语花香,神光漫漫。

90、流光做事,不可谓不绝!----轻歌漫

91、千音只觉得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她又回到了九重殿,日日陪伴重华。他下棋她睡觉,他看书她吃肉,他做饭她坐等……

92、切,不过是接着昨日未完成的事情继续。

93、伏原仍是面无表情:“过去的事情,便不要再提了。人活着应当往前看。他在人界追求他想要的东西,你在仙----轻歌漫

94、其实红妆,也没有那么好看。

95、“师父……”千音静静地望着他的侧脸,依然显得是那样冷漠,那样遥不可及。掩在一丛漆黑的睫毛下的墨色眸子,深的望不见底端。

96、她受罚,红妆高兴,完全在情理之中。

97、而这太阿六年,她都过的如同初见时一般单纯天真。一趟长留之行,她仿佛一夕之间,成熟了。

98、他眼底有着道不明的意味,没有再进一步。

99、千音昂着下巴,一脸愤慨:“长老爷爷,我师父究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竟让你们那般对他?他保护太阿几千前,难道还抵不消一丁点过错吗?!”

100、自风清扬正式下达掌门之令通告仙门上下,青玄与千音缔结良缘的喜讯后,青玄往九重殿也跑的勤了。

101、玄齐随意的又咬了一口手----轻歌漫

102、她轻启朱唇,或者说给陆然听,或者说与千音听:“生不能一起,死当同归。”----轻歌漫

103、赤火没有回答,因为陆然牵起了她的手。

104、望着他满头黑白相间的发丝,千音暗叹。这个人,其实也老了。她压了压嗓子,低声道:“伏长老,方师兄的事情,对不起。”

105、清晨的阳光暖暖地,即便拿眼望去,也并不觉刺目。照拂在人身上,如同最温暖的母亲的手缓缓拂过,让人心中平静。----轻歌漫

106、众人眼看着历之一剑刺向千音,未留任何余地。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她惨烈的下场,然而变故却如同一夜春风,拂过所有人的心头。

107、重华讶然,没想到她居然有这等----轻歌漫

108、没有人可以无敌。即便这个人是名冠六界至今无人可敌的重华。曾为救千音,失了半身修为,之后又一次次受伤,纵然他表面掩饰的再好。

109、她的声音凄绝悲凉,一声声----轻歌漫

110、她紧紧蜷着身体,心里却想,原来心痛的时候,流了血就不痛了……

111、起初千音还会在众人面前秀秀恩爱上演一副郎有情妹有意双双热恋的戏码,一屋子的人便会冷着脸足足盯着她演完一场恩爱戏,也不发表评论,纷纷摇头四下离开。

112、她一声不吭,只神情坚毅步步前行。

113、昨日他是中年之貌,此时立在她面前的伏原,却已经白发斑驳,浮生。

114、多了一份岁月沉淀过后的宁静。

115、他轻轻将她揽在怀里,似是叹----轻歌漫

116、或许有些事,他看的比她想像的还要透彻。

117、惊叹声此起彼伏,贪婪之色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庞之上,比天上日头更加刺眼。----轻歌漫

118、她满不在意的笑道:“看来我小千音魅力无穷啊,如今天上地上六界之内,我的名字无人不晓哪!”

119、初睁开眼时,她将现实当作了梦,不愿醒不愿相信。

120、他突然朗朗大笑:“重华啊重华,我的弟子倾慕于你,你狠心拒绝,使她入魔甚至惨死。那么,如若此次对你动心的,是你的弟子呢?”

121、师父(表情:慷慨激昂):徒儿,我将与恶魔一战。

122、千音不懂这摇头的意思,于是虚心请教东方,东方说:“太虚假的恩爱,骗得了自己,骗不了别人的眼睛。”

123、随即她只觉得面上清凉拂过,那刺激着心脏的温热退却。她知道,他一定施了小法术清理了她的形容。

124、“千音,你就这么死了么……”他手中徒然出现那一缕墨发,轻轻一挥,四周那焰火瞬间如水波荡开了些。他似是笑了笑:“可本尊不许!你便不能死!”

125、突然殿外传来方亦然焦急的喊声,伏原眸色一沉,收了术法,令千音得以恢复自由。她在心中大骂方亦然。

126、将她的傲气打的七零八落。

127、千音睁眼的刹那,看着围在床畔的人,这一室的担忧之色,暖了心湿了眼。

128、所以她恨千音,看到千音,就像是有人在提醒她----轻歌漫

129、那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东西。----轻歌漫

130、突然一声低喝传来,他望去,就见流光将一身破碎染血的流瑾抱在怀里,那神情中,是痛是悲,也是悔。

131、“你笑什么?!”红妆没想到,在世上第一奇药的百里香的摧残下,她居然可以撑这么久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目光清明的,在看向自己时,仿佛看着一个疯子。

132、伏原如风一般掠出去,千音忍着痛紧随而出,就见方亦然正被执法殿众弟子围在中间,一身青衣有血浅染,显得颜色略深。

133、阖上眼的一瞬,她的世界所有的光芒消失,只剩下围绕在周身那暖暖的体温……

134、她徒然就恼了,九天绫狠狠抽了过去,如一条鞭子般抽打在千音身上。

135、千音把剩下的汤顺手递给千雪,千雪颇具尊严的扭过头,来个视而不见。

136、对于他们的事情,他无权为任何一方说话。说起来,流光与流瑾闹到如此地步,也是因为格格那件事。

137、他挡在历之身前的时候,对他投来一抹笑,带着一如既往的慈爱,张了张口,没有声息。----轻歌漫

138、半空中,千音回头望了眼,流瑾的血,融化了满地冰霜,染红了她麻木的眼。

139、赤火看见千音,却未作停留便收回眼神,望向陆然。

140、千雪回到她怀里,千音望着一脸无奈的玄蓝,又看了看地上被毁去了顶的大殿,心中的些后悔,但一想到师父所受的苦,她却又觉得即使毁十座殿也不过份!----轻歌漫

141、千音近乎崇拜的狠命点头。----轻歌漫

142、她逐一唤了过去:“玄齐哥哥,长卿,方师兄,元伽师兄,流光……”

143、那日被狐狸精刺穿胸口眼睁睁看着自己鲜血横流却无力阻止的恐惧感,比死亡更加令人胆寒。

144、千音随着执法殿弟子走出九重殿的那一刻,红妆站在千音常常站立槐树底下,她脸色苍白,柔弱的如同风中细柳。两人擦身而过的那一刻,千音听到她极低极低的笑声。

145、师父:唉,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徒儿。(神伤走远。

146、千雪哽咽着说:“千音姐姐,重华师父他……他死了!”

147、师父(表情:严肃):你好歹也是个大人了,不能再这样唯唯诺诺了。

148、她哭道:“长老爷爷,快去救他!”

149、她说:“方亦然就是我放出来的,还有那个白瑶,本来已经逃走了,也是我找人告诉她你和方亦然要被处死,她才赶回来的。至于玄齐----轻歌漫

150、他跟上去,直到横穿过焚炼狱,却都未见着千音身影半分。

版权声明:
作者:花瓣
链接:https://www.huaban8.cn/783
来源:花瓣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