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吵架,是吵架以后我们依然选择相爱

不是不吵架,是吵架以后我们依然选择相爱

愿那些经历过你吵我闹的恋人们,在大风大雨与狂妄愤怒之后。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爱。

依然选择相爱

学妹在考试周前夕告诉我,她要去河北一趟。

说这话时,正是清晨七点。我像乌龟一样,背着一大壳子的书在下楼,心里盘算着今天该把《信号与线性系统》的第四章看完了吧。

蝉似乎还不像大中午那样扯着嗓子叫喊。最热情与最骚动的季节就这样来了。膨胀的欲望让这学校里的每个人的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味。

可考试周的压力又让我们无心顾念其他。

学妹三步并两步地下楼,超过了我。步履匆匆中,还不忘跟我打招呼,“哈喽,我先走了啊。”

“早着呢,去学习也不用这么着急啊。”我打趣道。

“去车站啦。”这句话飘到我耳朵里的时候,学妹已经甩我十多米了。

“你等下!”我便喊便扛着我的书包追她。“你去车站干什么。”

“去河北找他啊。昨晚大吵了一架。”我气喘吁吁地拉着学妹,学妹逼出这么一句话。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镜片下肿胀的眼睛。

“可是马上要考试了呢!”我说了这么一句不解风情的话。

“顾不了啦!”

和学妹还算是熟悉。新生迎新的时候认识她。去年九月我俩在宿舍前,随便扯了两句有的没的,她就随口说,“如果男朋友不在南京,在河北。接下来的日子该是很难熬吧。”

语气不像是问询我。我也不好回答。我没安慰她什么。没什么好安慰的。

难过的时候什么道理都懂,只是难过而已。

她接着说,“只能坚持吧,这是毫不犹豫的决定。但也有着深思熟虑的顾及。”

我看着学妹狂奔而去的渐远的背影。只能在心底默默祝愿她。祝愿她和她的小爱人在大吵后依然选择相爱。祝愿他们可以在爱情上少一些颠沛与流离。

今早考试的时候,又在路上遇到学妹。还没等我开口。

“从河北早都回来了,和好了。没事儿啊!”学妹笑嘻嘻地边擦着自行车边说。

眉目与神情像是从来没经历过远途的思念与坎坷的不和一样。

我和男友吵吵闹闹过无数次。

每一次争吵中,他的义正言辞在我眼里全被沦为大男子主义。而我昔日里的娇惯与调皮也全被扭曲成刁蛮和任性。

所幸的是,在领略了彼此大爆发的样子后。我们依然选择相爱。

上个周末,我俩顶着炎炎烈日在胜太路口大声争论一个关于十块钱的问题。

“他明明在坑我们啊,你傻子看不见呐!”

出租车司机带着不熟悉路的我俩跑了不到百米,借故说路不通,让我们下车,但是下车前必须给个起步价。我执意要和司机solo一番,才能平息我的愤怒。可男友强行将正在爆炸的我拉下车。给了十块钱算了事。

“我怎么没看见,给他十块钱就算了。难道你非要大吵一架才算完?”男友倒质问起我来。

“你干嘛不和他吵,还拦着我吵,你行你上啊!”我在愤怒的边缘是一只没脑子的原始动物。

“十块钱能解决的问题,你非要闹到最后头破血流才爽是不是!”男友在火热的太阳下也把情绪的火焰涨得老高。

在喋喋不休中话题持续升温,我的眼泪和汗水一起淌下来。

越是狼狈,我越是不依不饶。暴晒下,站在大马路上看着车水马龙,恨恨地想着那个带着墨镜的一脸狡黠的笑的司机,呆呆地盯着这个让我以为依靠的男人。顿时真觉得生活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

正在我俩割据一方势力,互不给台阶,也互不下台阶的时候。

一个出租车,缓缓停在我俩旁边。司机探出脑袋,“小伙子,女朋友要坐车就坐车嘛,别为了省十块钱,就让女孩子这么晒着啊!”

都还还没回过神来,男友依然是无奈和愤怒的表情,而我也依然是哭花了像猫一样的脸。我们一起错愕着看着司机。

“要不要坐车啊?”司机终于道出了最想问的一句话。

我和男友莫名地被逗笑了。

“坐,坐坐!”男友拉着我钻进了车里。我也乖乖地顺从。刚才俩人的互不想让全被抛到黄浦江里去了。

在出租车飞奔在双龙大道上时,司机还瞄着反光镜瞄着我俩,说,“小伙子,可以自己吃点苦,不要带着女孩子在大太阳底下吃苦嘛。”

司机显然是以为男友为了省十块钱车费而不让我打车。这个简单的误会确实逗笑了我俩。

在车上,男友默默拉过我手,“我不是怕吵,我是怕吵了以后,我保护不了你。”

我哭花的脸,笑起来更像一只犯了错的猫了。

打我记事起,爸妈也经常吵架,更有甚者,在家摔锅碗瓢盆,霹啦作响。可我爸每次从北京回来,不管是凌晨几点的车,不管是鹅毛大雪还是瓢泼大雨。我妈总要去车站等他。

印象里外公外婆也经常不和,矛盾点无非就是“你做菜咸了”与“你做得不咸,你怎么不做”的鸡毛蒜皮。可在外公去世后,舅舅想把外婆接过去照顾,可外婆说什么也不去。独自守着她与外公生活了六十余载的老房子,与两间外公经常烧土炕的窑洞。

经常有朋友说羡慕哪一对情侣,他们从来不吵架。可我更欣喜那些在大声吵闹过后还依然选择相爱的他们。

我们都不是生活的圣人。总有些情绪要发泄。也总有些底线会被触及。

但愿那些经历过你吵我闹的恋人们,在大风大雨与狂妄愤怒之后。

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爱。

不是不吵架,是吵架以后我们依然选择相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