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黄了你,蓝颜绿了他

红颜黄了你,蓝颜绿了他

要暧昧就直说,想约炮就明约,要劈腿就干脆出轨,何必去糟蹋“知己”这样的大好词汇。所以,千万不要让你的男人有红颜知己,他红着红着,你就黄了。更不要让你的女人有蓝颜知己,她蓝着蓝着,你就绿了。

红颜黄了你

记得初学英语时老师讲过“重读音节”。若拿到博大精深的汉语发音里,“红颜知己”这个词的重读音节毫无疑问地落在前半部分。

纵观历史,曹操豪掷千金为蔡文姬,吴三桂冲冠一怒为陈圆圆。但凡能被称作红颜的,无一例外全是美女。

不美的呢,只能叫“背后的女人”。

褒姒烽火戏诸侯,妲己媚惑亡商纣。

有高颜值作资本再去祸国殃民,才能被称作红颜祸水。

若没有,充其量也就是个祸害。

总之,只要你够红颜,男人很愿意和你“知己”。

若是不幸貌若无盐,男人只会避之不及。

丰富的汉语言为人类难言的欲念织就了一块美丽的遮羞布。把红颜和知己连在一起,荷尔蒙分泌也立即变得高大上起来。

男人若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还想让女人不生事端不逼宫不吵闹,给她戴上红颜知己的高帽就是最绝妙的一招。

一个成熟男人的心智要玩转一个红颜知己是多么易如反掌的事:若她不谙世事,就看遍人间繁华;若她历尽沧桑,就带她旋转木马。不要管我是否家有贤妻不忍弃,抑或是家有悍妻不敢欺。总之我都视你为知己了,你还要在乎名分吗?

被甜蜜头衔灌了迷魂药,女人不自觉地高尚起来。再也不好意思心胸狭隘斤斤计较。

他虐红颜千百遍,红颜待他如初恋。

赵四小姐对张学良一见钟情未婚先孕,顶着红颜知己的名号37 年,终于熬到于凤至仗义舍情,张学良才给她转了正。

李师师四岁学艺终成一代名妓,吸引了艺术家皇帝宋徽宗,青楼义妓不肯做深宫宠妃,缠绵多年皇帝退位,美人无泪吞金自尽。

红颜知己绝对是个高风险行当。不是仅靠高颜值、事业线、大长腿就能搞定的。要么熬到白头成就佳话,要么以死明志流芳千古。除此之外,一概无疾而终惨淡收场。成则为王败则寇。你愿赌,就服输。

若说红颜知己是男人为掩盖生理反应而寻的慰藉由头,那蓝颜无疑是女人有色心没色胆的意淫借口。

叫你蓝颜,是因你既无偶像派的姿色,又缺实力派的财权。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勉强定位成“暖男”,作为备胎半新不旧的挂在那里,以备不时之需。

若你值得爱,人家早就奋不顾身了。还搞什么忸怩作态的蓝颜头衔。

男人哄骗红颜于股掌之间,女人把控蓝颜也绝非等闲。

民国十四年,林徽因在美国给徐志摩发电报,说自己生活苦闷,忧思难排。徐诗人感动又惊喜,次日一早回发深情款款情意绵绵之电报以慰佳人。

不想电报局的员工看后无情告之:“今天早晨已经有四位先生给这女士发过电报了。”原来,林徽因给五个男人发了同样内容,徐只是其中之一。

林徽因的能耐在于最早掌握群发功能并会成本核算。先嫁给名门之后梁思成,再把绯闻闹给风流才子徐志摩,还得耗上一根筋死心眼的金岳霖。

徐飞机失事,跟梁、金继续上演三角恋,一个蓝颜倒下去,千万个蓝颜在等着。所以有人说:“只要这娘们安好,天下男人便无晴天。”

温实初痴情于甄環,貂蝉游走父子间,夫差亡国也挡不住西施背叛。戏里戏外,剪不断理还乱。

《花样年华》里,梁朝伟张曼玉玩的是什么花样,又蹉跎了谁的年华。

微博里有一段话:不要让你的男人有红颜知己,他红着红着,你们就黄了。不要让你的女人有蓝颜知己,她蓝着蓝着,你就绿了。

红颜以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蓝颜不懂彼之蜜糖你之砒霜。

少女年代我也有过蓝颜。自认为干净纯粹毫无欲念,鸿雁传书情比金坚。结果在我交了男朋友开始正式恋爱后,那哥们儿当即表态,要么参与竞争角斗,要么干脆一刀两断。

这并不妨碍我对蓝颜的赤子情怀。但仅限于青青子衿、匆匆那年。

若是到了像我这般上有老爹中有夫君下有小儿的中年,看过迷离挑逗的眼神,见过似是而非的暗示,听过酒后吐露的真言,玩过欲擒故纵的把戏。若还有闲情寻觅蓝颜,绝对是一部深闺寂寞少妇出轨前的激情预演。

出来混的个个都是机会主义者。能赚就赚一把,赚不了也无伤大雅,全当说了句玩笑话。

要暧昧就直说,想约炮就明约,要劈腿就干脆出轨,何必去糟蹋“知己”这样的大好词汇。

但请谁也别再对我说红颜蓝颜之类的鬼话。我上班要像男人一般拼杀决断,回家要和主妇一样贤淑温婉,孩子面前要像高圆圆一样清纯,老公眼里还得学封面女郎火辣美艳。忙得像陀螺一般,实在没心思用这姿态与你缱绻。

Comments are closed.